武汉某高校成教中心副主任涉嫌杀害女友被捕

死者是一位当时年仅22岁的聋哑女孩。作案嫌疑人是武汉某高校继续教育学院成人教育中心副主任杜某。两人曾交往了1年多时间。“你问的是那个杀女朋友的人吗?他就住在那边一栋楼的二楼。警察来抓了他,还带他指认了抛尸现场。我们很多同学都听说了这件事。”昨日中午,在某高校教工宿舍九区附近,几名学生告诉记者,四年前女尸案告破的消息已在当地不胫而走。

杜某为何对那位聋哑女孩下毒手?记者经多方采访,了解到这起惨案发生的前前后后。

2005年5月5日,楚天都市报21版刊登了一则认尸启事:珞珈山上发现一具无名女尸,身穿蓝色运动衫、李宁牌运动鞋,年龄16-20岁,扎马尾辫。

尸体是当年5月2日下午被两名学生发现的。当时,曾有读者向楚天都市报热线报料,说尸体已经腐烂,看不清面容。

2005年8月1日,武汉警方再次在楚天都市报刊登认尸启事,附上了模拟画像,内容也更详细:藏尸地点位于珞珈山水厂旁,死者上牙戴有金属牙齿矫正器。

两期认尸启事刊登后,虽收到一些反馈信息,但仍不能确认死者身份,使得调查工作无法深入。此案侦破工作一度陷入僵局。

前日,记者来到黄冈市,见到遇害女子的母亲X女士(化名)。这位伤心的妈妈不愿多说。

据了解,去年9月,X女士在家打扫卫生,在箱底看到一张旧报纸,随手翻看起来。翻到第14版,她的目光被一条标题吸引:孝感两女孩不幸殒命深潭。她联想到自己的女儿小濛(化名),3年多来一直没有音信,但仔细读完这条消息后,她失望地发现与女儿无关。

但这条消息的右边是一则认尸启事,X女士瞟了一眼,心立刻揪紧了:虽然认尸启事上写着死者年龄为16至20岁,而自己的女儿小濛当时已满22岁,但死者的其他特征与女儿十分相符:身高、体态、鞋的尺码、上牙戴有金属牙齿矫正器。她当即与启事上的电话联系,随后赶到武汉报警。

武汉警方接待了X女士。为慎重起见,警方提取X女士的DNA,与无名女尸进行比对。在紧张的等待之后,X女士终于等来了她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:DNA鉴定表明,两者存在直系亲属关系。X女士伤心欲绝。

查出了死者的身份,意味着这件沉淀了3年多的命案有了重要线索。她为何死亡?凶手又隐藏在何方?

原来,小濛生于1982年10月,幼年因药物反应导致失去听觉,后来又丧失语言能力。但小濛一直在聋哑学校上学,会写字。出事的前几年,小濛在武汉打工,具体做什么不太清楚。

X女士曾告诉民警,小濛生前联系最密切的应该是她的男友。男友是她在聋校的同学。2005年4月,小濛和男友准备结婚。为此,两人还一起见了男方的父母。再后来,小濛就失去了音讯。

警方调查工作立即指向小濛的男友,但随着侦查的深入,一条更重要的线索浮现:小濛出事前,曾频繁与某大学成教中心副主任杜某联系。小濛的男友也说,小濛曾告诉他,她租住在教工宿舍,还带他见了一位40多岁的房东。

民警秘密走访群众获悉,2004年至2005年“五一”之前,杜某经常和一名年轻漂亮的女子一起出入。但在2005年“五一”之后,女子没有出现在宿舍区。

杜某有重大作案嫌疑!今年2月18日下午,警方在掌握充分证据后,在该校东门附近将杜某抓获。便衣民警表明身份后,杜某霎时面色土灰。在随后的审讯中,他供述了杀害小濛的经过。

据查,杜某生于1960年7月,原籍黄冈市,曾在湖南当兵,并结婚生子。10多年前,杜某从湖南调到武昌某大学工作,后来把妻子也从湖南调入该大学。

2000年秋,杜妻提出离婚,不久带着儿子去了法国。杜某突然成了“孤家寡人”,情绪低落,常常以麻将排遣郁闷,并开始涉足娱乐休闲场所。2003年底,杜某在八一路某洗脚屋认识了时年21岁的服务员小濛。

小濛虽然是聋哑人,但从外表看不出异常,而且年轻漂亮。杜某还发现自己与小濛是同乡,渐生好感。此后两人相好,杜某为小濛租了房。2004年夏天,杜某在学校分了房子,搬进教工宿舍九区。此后,小濛搬出出租屋,住进杜家。两人还买了两个尾数相连的情侣手机号。

但杜某的年龄和小濛相隔23岁,小濛没想到要跟杜某过一辈子。2004年,小濛和聋哑学校的同学恋爱了,仍暂时和杜某一起住在该校。她告诉男友,在某大学租了房子住。

2005年3月,小濛和男友商量要结婚了,把这消息告诉了杜某。杜某虽然心里酸酸的,但明白这是迟早的事,并未阻拦,还给了小濛一些钱作嫁妆。

2005年3月27日,杜某所在单位准备组织职工春游。杜某从银行取了1万元钱,当晚,他揣着这笔钱跟朋友打麻将,输了1000多元。次日凌晨,他拖着疲惫的步伐回家。家中,当时还不满23岁的小濛已经睡着了。

据杜某供述:因担心小濛找他要钱,他将7000元钱藏在床下,上床睡了。第二天早晨7点多,杜某出门上班时,小濛已经醒了,杜某不便当着小濛的面拿走7000元钱。当天中午杜某回到家中,小濛已经走了。杜某一摸床底,7000元钱没了。他连忙给小濛发短信,小濛没有回复。

4月29日下午,杜某下班回家,见小濛已经回了。他拿出纸笔,询问7000元钱的下落。小濛坦然承认拿了钱。“你马上要结婚了,怎么还拿我的钱?”杜某写道。“我不仅现在要拿你的钱,以后结婚了还想拿你的钱。”小濛写下一行字,笑了笑,开玩笑般地伸手向杜某打去。

不料,这一巴掌打在杜某脸上。杜某一时火起,联想到小濛即将离他而去、前妻也甩下他远走高飞,他愈加恼怒,伸手将小濛打倒,骑坐在小濛身上。小濛还以为是游戏,又打又踢。杜某恼怒地掐住小濛的脖子,几分钟后,小濛停止了呼吸。

次日凌晨,杜某骑着摩托车来到珞珈山上,行至水厂附近,将小濛的尸体藏在一堆建筑垃圾下。此后,杜某若无其事地继续上班,直至东窗事发。

今年2月底,警方将此案移送检察机关。3月6日,杜某被东湖新技术开发区检察院批准逮捕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